dumb fox

try everything

Orlando/Lee RPS 凭肩

软佩w

非也姑娘:



Lee第一次和Orlando搭戏的时候,快把这个大自己两岁的儿子逼疯。


挺简单的一条父子对话,而在二十余遍的反复拍摄中,Lee贡献出了二十余次的发挥失常,其中甚至不乏忘记整段台词这样的低级错误。


Orlando最终一扔道具对着他连名带姓地大喊道:
“你到底会不会演戏,Lee Pace?”


PJ赶紧上去拉下彻底失去耐心的小霸王,回头想跟Lee谈一谈,而看见那被发脾气的人微微耷拉着的脑袋,训斥的话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只觉得哎哟,手心手背都是肉。哎哟。


剧组开饭的时候Orlando发现Lee在偷瞄他。偷瞄的人被发现以后又赶紧委委屈屈地低下头去喝汤。


……这种好像是他犯了什么大错的感觉真是见鬼了……



接着他对Lee的态度改观,是很偶然的事。


Lee和Richard对戏的时候,他本来应该在自己的车上午休,那天却因为午饭吃得晚了,直到下午的戏开拍了还没回去休息。不过他因此看到了Lee并不是“发挥失常”时的样子。


这场精灵王与矮人王的对戏实际上难度很大,不仅是爆发力的要求,还有对绿幕绿球这些一切虚拟的想像力。
所以当“Action”的指令发出时,Orlando抱胸站在一旁其实是带一点恶意的好奇。


Lee的表演让他大跌眼镜。……或者说大开眼界更好一些?


总之他无法想象,布景台中央那个收放自如,恩威并重,脸上每一丝抽搐都表现的恰到好处的Lee,真的是上次跟他对戏时把一条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戏份折腾了二十来回的Lee?


这条戏只拍了三条,就过了。
Lee和Richard说笑着走下来。前者看见Orlando皱眉抱胸地看着他,顿了顿脚步,犹犹豫豫地冲他点点头;后者倒是大大方方的对一脸黑的Orlando打了个招呼,嘴角还没有收掉意犹未尽的笑容。


Orlando有些出离愤怒。他明显感受到一种……一种,怎么说……难以形容的区别对待。



不过Orlando向来不是把话藏在心里的人,那天晚上他在Thranduil的服装室里找到Lee。
Lee从椅子上站起来,说:“Hi……Orlando。”


“Hi,Lee,”Orlando一边漫不经心的打了个招呼,一边转身把服装间的门锁了,“有些事情我想当面说清楚好了。”


Lee对他的语言以及举动明显有些不安。
“我不明白。”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Orlando径直发问。
偌大的服装间内只有两人,他凑近Lee,以便直视对方的眼睛。说真的他认为自己的性格虽然算不上完美,但是招人厌这一点还是从没有过,实在令他有些难以接受。


Lee被进击的Orlando逼到了桌角。他挺了挺腰脊,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显得硬气一些——虽然这实际上取得了微乎其微的效果。
他本来想好了一百个搪塞他那次发挥失常的原因,都在嘴边盘旋,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一个词。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凑近。


“或者说……”Orlando忽然想到什么,“你是不是很怕我?”


Lee哑口无言。


Orlando看着他开始大笑起来——这一笑几乎让Lee放松下来,以为他们之间已经恩仇尽泯冰雪消融了。
接着他僵住了。


Orlando伸出手搭上他的左肩,身高差的缘故,仰面看他仿佛多情的少女。


这是怎样的姿势,明示暗示都毫无疑问。


Lee低下头。这样近的距离,他才闻到Orlando身上的烈酒的味道。


灯光在他的眼睫投下俊美的阴影,他看着他仿佛正在决定。


“你不要怕我……你为什么讨厌我……”
Orlando喃喃地说,不再年轻的眼角也有一点点湿潮的样子。


Lee知道他是一路踩在云端上过来的Orlando,从十年前开始便受尽宠爱的Orlando。
他看过不下二十遍的魔戒,熟悉Legolas的每一分每一秒的出场,每一句每一段台词。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精灵,那是根本无需表演的表演,站在那里便是画,动起来便是歌。
——所以他才瞻前顾后,兀自心惊。不是怕他,而是怕自己的表演无法企及。


他伸出手,抱紧了已经在怀里的人。
他轻轻,亲在了Orlando的眼睛上。


Lee摸索了一阵,关上服装间的灯。


夜色四合。



Lee与Orlando的戏份后来很顺利地就拍完了,PJ很满意。
再后来两人都杀青了,也就再没有单独见过面。


Orlando听说了Lee和Richard的事。
他只当没听说。



再见面又有几次。霍二首映、SDCC、霍三的补拍。他们像寻常朋友一样问候——其实本就是寻常朋友吧,握手,面对镜头漠漠微笑。
分别,还不算难。


霍三也要上映了,首映礼都要参加的。还有PJ的授星仪式。
这是最后一次分别了。



“Lee,好久不见。”
Orlando上前去问候。


对方刮干净了几日前还茂密的髭须,一套蓝色西装。
“我们前几天才见过,Orli。”


他们又说了几句,无非是和PJ有关的一些趣事。Orlando笑起来,Lee也笑。
Richard站在一旁,偶尔看他们,目光也是沉静带笑的。


然后Orlando把手轻轻放上了Lee的左肩。


“Last time,Lee。”
“Thank you,Orlando。”


他们说完这句莫名其妙的对话,Orlando上前半步,抱住了Lee。


这一次他没有犹豫,微微躬身回抱。虽然是礼节性。
手在Orlando的肩膊处一个停顿。


微笑着松开双手,接着Orlando跟霍比特人勾肩搭背,Lee继续和Richard谈笑风生。


说再见。他们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再见。


“Farewell,Orlando Bloom。”
“Farewell,Lee Pace。”


Orlando坐上自己的车,透过车窗看见Lee远远的朝自己的方向看。
Orlando始终没有摇下车窗。


其实他不是不清楚,无论是从自身发展还是商业因素出发考虑,两人再一次合作的机会都已经无限趋近于零。
这段旅程结束,回到家他还是一个年幼的儿子的父亲;事业正如日中天的Lee,也将找到自己命定的归人。
那一个晚上,已经是他对自己太过度过分的纵容。是彼此明白不可久留的幻梦。


这些他都清楚。



可是……
可是什么呢?


Lee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出现在后视镜中。再接着后视镜里也看不到了。
抬手触摸自己的肩膊。这里曾有一点暧昧的温度跳跃,散去后他那么怅然若失。


End_

评论

热度(105)

  1. dumb fox非也姑娘 转载了此文字
    软佩w